2020年10月 | 11周目

ΣPOKEMON

我们想说的你一定都懂。

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这里没有更多介绍。简单来说,这是一个关于你和众多本子王的故事。

2020年7月 | 10周目

沙漠星空

我们的故作深沉,我们想象出来的自我重要性,我们以为自己在宇宙里有什么特权的错觉,一直被这颗发着微弱蓝光的小点挑战着。

绿洲城是每一片沙漠的最终梦想。

角川烈,川原宿,三水,卡密,海德共同建造起了这片城市。

2020年6月 | 9周目

奥秘旅程

这世间奥秘无穷无尽,愿我探秘脚步永不停歇。

本周目的第一建筑群,第一奥术研究中心

角川烈,Tim,青野,川原宿四位奥术学者在此定居。航天工程师钉子也在此处居住。

2020年4月 | 8周目

《全世界毛茸茸联合起来成为一家人》

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,人类的伟大是勇气的伟大!

从列宁格勒,到Wolfantoni的港口,你总能看到贤屿小镇的钟楼。

壹条建设的河岸小镇,镇口有一家烈烈茶分店。

2020年3月 | 7周目

自由落体俱乐部

听我说!不用害怕,我们每个人都死过一次。你会重新回到这里,而我会在这里等你!

 

建立于祟山峻岭间的小城。城南区位于自由落体山脉的山脊上,而城北区坐落于自由落体山脉北侧的山谷之间。由于南北高度差巨大,城市采用了“重庆市”路网方案 + “自由落体跳楼法”。每年在城中摔死的人可以绕自由落体山脉3圈。

2020年1月 | 6周目

零号城生长

“他们要把城市拓展到海边,把铁路一路修到海边的夏天去,一路通入天边的黄昏里。”

— 青木席子

 

金陵区位于零号平原,是零号城的第一个区域,几乎所有市民都定居在此处。本周目的主要资源建筑供应点(角川烈的盆栽工厂,钉子的浮空工厂),角川烈的纯白之门火车站,帝国大厦,中银大厦,红龙餐厅都位于此处。

Tim在麻将馆对面开了一家夜店,有人今晚一起去嗨皮嘛?

2019年12月 | 5周目

阿坎·奥古迪姆海岸边的城市

我要站在海岸边唱一支歌,唱你昨天挖了一夜送我的钻石,唱你今晨带给我的一套新装,唱你在海边为我盖的一栋别墅,唱今晚聚集在此的每一个人。

一座围绕阿坎·奥古迪姆内海海湾建立的城市,原先只是一片布满果树的海岸,而其内海边缘的月牙形沙滩让先遣队成员们决定在此定居。如今沙滩已经彻底被精雕石砖路替代,城市也内经历了数次大的改造,90%的建筑已不是最初的模样。

2019年6月 | 4周目

魔潮复苏启示录

世界总有终结,但不是今天。

建立于一片中型城市废墟之上的建筑群,字面意义的废墟“之上”。

2019年5月 | 3周目

Tech & Ground

科技教会十戒:1.不可将水和岩浆通入同一个管道;2.不可将龙之液体倒在水上;3.不可采矿机挖坑后置之不理…

平原工业镇建立于一片无名平原之上。镇民们在此用AE+BC+EIO打造出了成片的全自动生产线,同时在土地上留下了大大小小数个直达地底的深坑。

2019年4月 | 2周目

新红毛村

“我一直渴望成为外在世界得一部分,到最外边去,向海而生,不舍昼夜。”

— 青木席子

红毛村自从2018年8月遭到爆破后,便陷入了长达7个月的沉寂。而在7个月后,当初红毛城的少数居民再次汇聚到了一起。他们将硬盘里的碎片取出,并嵌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之中。

新红毛村的村民们为红毛村圈起了数十米高的玻璃城墙,封上了萤石墙沿,旧海岸的沙滩融入了新世界的森林,新世界的河流涌入了旧世界的海面,地牢从地底生长而出,火车站从TNT雕塑的残骸中拔地而起。新红毛村活了过来,并且将一直活下去。

2018年7月 | 1周目

红毛村

“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”开个门框不装门,走廊的尽头是星空”吗,它在MC里确实实现了。”

— 青木席子

无论是山崖上木桥廊的出现,还是海岸边城镇的崛起,又或是平原上机器的轰鸣,一切的一切,都起源于这个地方。

红毛村服务器最初运行于网易Minecraft,即为所谓国服,版本为1.12.2的原版生存。几位好友,呼朋引伴,最初的红毛村就在这片无名的海岸上开始了它的生长。